加入书架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收藏本书 | 返回书页

小说阅读 -> 修真小说 -> 斩邪

正文 第五百二十九章:尘埃落定,最后一刻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57小说网无弹窗广告在线阅读全站小说,本站网址:www.digi-ray.com,注册获取免费书架。


    

    “珺儿,走吧,没甚可看的了。  .  . ”

    楼的许念娘说道,转身下楼。

    许珺倒想留下来继续观望,直至尘埃落定,不过她明白父亲的意思:夏侯尊断腿,实力大损,不可能再抵挡得住兵甲的围杀,被杀只是迟早的事。而其他四名山寨武者的武功明显夏侯尊低一筹,他们各自为战后,失去互相之间的配合与辅助,早已左支右绌,负伤累累。

    许念娘所言不虚,在山寨,他的武力堪称第一,单独对夏侯尊绝不会落下风。其被打成重伤,皆因对方联手。

    稍稍迟顿,许珺便跟父亲的脚步,乖巧地拉起他的手,一起下楼。

    一如当年,许珺年幼的时候,便是这般跟随着父亲行走江湖,走南闯北,沐雨吹风。父亲如山,伟岸沉稳;父亲如海,深不可测。在她看来,父亲是十分神秘的,因为很多事情,许念娘从未向她提及。

    在许念娘心目,一定藏着一个浩瀚烟波的江湖!

    但这个江湖,只存在于传闻之,极少人能看得见。而随着山寨的覆灭,其也将灰飞烟灭,成为久远的传说。

    许念娘不忍看夏侯尊他们的下场,不是同情,而是兔死狐悲,有寂寞翻涌心头,哪怕失去的,仅是对手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声脆鸣,源自张元初手的金符,他看过去,掩饰不住地流露出心疼之色:金光灿烂的符身出现了一条头发还要粗的裂痕——这是符兵里面的法力损耗到了一个临界点才会出现的状况。

    这枚符兵,要作废了。

    即使出身龙虎山,家底颇丰,但张元初还是肉疼不已。在这个道法式微的时代,法器法宝类弥足珍贵,再不像以前,动不动能拿出来砸人了。如逍遥富道这样的宗门独苗,浑身下,能拿得出手的也两三样东西。要不是在黄大仙身发了笔横财,得了阴阳葫芦,恐怕更加寒酸。

    道法衰退,宝物难得,尤其是些档次的,基本都属于传承,有着时间历史的印记,每废一件,便少一件。

    张元初拿出来的这枚符兵,便是传承下来的法器。

    一道裂痕出现,紧接着是第二道……不过一会儿功夫,蜘蛛般的裂痕满布着,都数不出来多少了。

    与之呼应的是下面战局的金甲力士,本来凝实的躯体阵阵恍惚,飘忽起来,又过了一阵,唰的一下,力士铿然散开,化为点点金光,消弭无形。

    同时,张元初手的金符化为齑粉,簌簌落下。

    与金甲力士并肩作战的祈福也好不到哪里去,一双爪子都被巨力给生生扭曲,如同两团麻花,失去了正常形态下的锐利。翅膀的羽毛被扯得七零八落,颇为狼狈,尖尖的钩嘴都断了一小截。

    见到它这幅模样,逍遥富道同样心疼。

    所不同的是,张元初的符兵没了没了;逍遥的道兵却还能收回葫芦内,休息生养,重新恢复,不过要耗费时间而已。

    养道兵,亦不容易。

    逍遥富道养过不少,以前在泾县时装了许多水族妖物,虾兵蟹将之类,但碍于资质和喂养素材有限等因素,很难养得出气候。最主要还是成材时间所需漫长,想要养出个好的,动辄得大几十年,甚至百年。

    道士都不敢肯定自己会长命百岁!

    等不了那么久,唯有捣腾些炮灰即战力,随便用用。

    在其,一头鹰一头狼,算是佼佼者,也是逍遥富道目前能养的最好的道兵了。

    逍遥富道当然不舍得眼睁睁看着祈福被夏侯尊给摧毁,当看到金甲力士破灭,他赶紧一掐法诀,把祈福给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厮杀到这个地步,祈福所能发挥出来的威力已大减;况且,断腿的夏侯尊也已元气大伤,成为强弩之末。

    逍遥富道虽然不甚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,但光看场面,判定夏侯尊等人无法脱身。陈三郎本不必亲自来掠阵,但没有看见他,夏侯尊也可能会选择另一种方式来战斗。

    然而,最后的结果会改变吗?

    恐怕未必,因为在这州郡,此地属于陈三郎的主场,整座城内都布置下了天罗地,只要夏侯尊行踪暴露,迎接他们的,都会是潮水般的兵甲。

    除非,夏侯尊自认失败,遁逃出城。

    可那样的话,他不是夏侯尊了。别说什么“留得青山在”的话,数百年光阴,夏侯一脉已经等得太久,忍得够久。

    现在,机会已经降临,能否成事,除了实力之外,却还要讲究命数气运。古人不是有言:非战之罪吗?

    被那柄神出鬼没威力大的飞剑断了一腿后,夏侯尊心头便掠起莫名的感慨。也许他自己,都看不到成事的希望了。

    “??!”

    在激烈的战斗声,一声惨叫分外凄厉。

    夏侯尊不用回头去看,便听出是老三的声音,老三完了,又倒下一个……

    兵甲又围杀一名山寨武者的情景,陈三郎看在眼里,紧绷着的神色依然不见放松下来。胜券已在握,可付出的代价实在不小,满地的尸骸,满地的鲜血,即使没有清点计算,也可以得知至少牺牲了数百兵甲。

    这个数量惊人,想当初与蛮军大战,伤亡数字也多不到哪里去。而眼下,对手只得寥寥数人而已。

    刹那间,陈三郎想了很多:自己若不得雍州,练了这许多兵,面对山寨武者,绝对十死无生?;蛐碚缎敖6济挥屑し⒌幕?,被对方近身袭杀了。夏侯尊等人面对数以千计的兵甲仍慨然开战,并非单纯的江湖意气,他们本来是有把握的。

    一股浓浓的倦意翻滚来,陈三郎一阵恍惚,视线出现了模糊的景象,连激烈的战斗声都仿佛远去了。他知道这是短时间内接连动用两次飞剑的后遗症,极大地损耗了精气神,需要休息。

    只是到了这等时候,更应坚持到最后一刻,要和所有浴血奋战的兵甲们在一起。

    陈三郎猛地伸手一掐自己的大腿,用痛感来刺激精神,稳稳地坐在马背:“铁柱,鸣战鼓,送他们路!”

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