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收藏本书 | 返回书页

小说阅读 -> 科幻小说 -> 超级漫威副本

950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57小说网无弹窗广告在线阅读全站小说,本站网址:www.digi-ray.com,注册获取免费书架。


    

    李浩知她底细,好笑的学着唱戏的腔调道:“笑雨兄,今年会试,能否高耀祖?到时可别忘了帮衬小弟一二?!?br />
    雪月儿哈哈大笑道:“哈哈,古弟别来取笑我了。我这只是假冒人,小时候在学馆,也是睡觉混日,好歹还认识几个字罢了?!?br />
    李浩继续笑道:“笑雨兄不去参试,王朝岂不痛失良材?!?br />
    三人这时候学着那些公子哥儿一般,在这城镇附近的名山名园游玩着,周围这风流雅之士自然特别的多。这时走过来一个雅书生,行了个学士礼道:“在下一有礼了,听说这位兄台有经国治世之才,咱们这四人且到那边小亭一聚,把酒言欢,共同吟诗作乐,商议这当今治国处世之道,如何?”

    雪月儿红了脸皮,回了一礼,手折扇连摆,道:“这只是小弟取笑之言,兄台何必当真。我当真不懂这吟诗作赋之道,更别提什么治国之策?!?br />
    胡老头却喜滋滋的搓着肥手道:“小兄弟还带有美酒佳肴?何不共谋一醉?”

    一大喜道:“原来老丈也会这吟诗作赋?那咱们这去过去,一边饮酒,一边作诗?!?br />
    胡老头摇头道:“吟诗作赋?胖子我却是不会,饮酒作乐却是特别精通的!”

    一大失所望,摇头道:“难道某今日特备美酒佳肴在此,想以会友,共谋一罪,有这么难么?”

    李浩嘿嘿的笑道:“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佳肴空对肚,兄太过执着了?!?br />
    一笑道:“想不到这位小兄弟还会改这么两句小诗,那好,咱们这去尽欢痛吃一回?!?br />
    李浩笑道:“这不是不会饮酒么,只能吃菜了?!?br />
    众人走进凉亭,一打开了自己带来的精致食盒,摆石桌,却有七八碟雅致小菜,还有一小壶美酒,菜点是色香味俱全,只是有这么多人,恐怕难以尽兴了。

    果然,菜点一摆石桌,胡老头吞咽着口水,道:“菜点做的是不错的了,只是才这么点儿酒菜,也好意思拿来招待客人???”

    一愕然一呆,怪的道:“老丈嫌这菜少?往常一与朋友小聚,也这些菜点,可每次都是吃不完?!?br />
    胡老头撇了撇嘴,摆手道:“真扫兴,这菜是美的,却只怕吃到半晌,没得吃了,这‘尽欢’之事,又何从说起?只怕到时反而是愁闷不已罢!算了,我们还是走吧?!?br />
    一惊讶的打量着胡老头的肥肥肚皮,恍然点头道:“说得也是!如此,老丈且与小生在此慢慢品玩一会,日落时分再一起去回味楼一聚,如何?”

    胡老头点头道:“虽然不大喜欢这你们人这酸酸的虚假之态,小侄却是异常豪爽,胖子我喜欢!那这么说定了,等会下山共谋一醉?!币膊坏戎魅苏泻?,挟起菜点狂嚼起来。

    一道:“那小生舍命陪君子了!”

    李浩与雪月儿却是偷笑不已,一又愕然问道:“两位兄台却又为何发笑?”

    李浩道:“兄,你等会还真打算舍命陪我王叔叔共谋一醉?”

    一道:“小生虽不算一诺千金的真英雄豪杰,却也是言出必行!”

    雪月儿笑道:“失敬!失敬!我们两兄弟非常佩服兄台的胆识!”

    一抱拳道:“岂敢!但愿笑兄能够佩服的是某的才识,而不是胆识!”

    李浩道:“如此说来,兄的才华是非常不错的了,小弟预祝兄台早日得成功名,一展宏才?!?br />
    一尴尬的道:“说来惭愧,某屡试屡败,一不一,徒笑众榜客?!?br />
    雪月儿道:“兄不必过于执着此事,算不今期不,还有他日。君不闻,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。能出头,未必有好处,所以也不必太苦了自己。像兄这般每日间游山玩水,岂不快哉?再或者说,兄还可以去寻求其他喜爱的事业,工商渔林农耕士,只要能够让自己快乐,那才是真正的‘一’。如说小弟,幼小学,混睡度日,字不入目,不入耳,只好武刀弄枪,如今遍游名山秀水,也算是自得其乐?!?br />
    一下打量了雪月儿道:“笑兄原来是武士,欲考武举?”

    雪月儿摇头笑道:“兄见笑了,小弟不过是爱练练,考甚么功名,小弟可不敢台去当别人的靶子!”

    一开心的笑道:“笑兄很会说笑,与几位在一起,确实要以前的那些朋友在一起要轻松得多。与他们在一起,每日里只是搜肠刮肚,苦苦思索,难得开心,若早日得与三位相识,该多好?!?br />
    李浩此时正与胡老头抢完了最后一式菜点,“这时结交也不晚哈!”

    这几碟的菜肴,雪月儿与一都没有动过一下筷子,被他们抢了个精光。胡老头意犹未尽的道:“美是美,却把肚里蛔虫勾了出来,难尽兴?!?br />
    一将剩下的碗碟都收了回去,一点也未显得不高兴,道:“此时时日尚早,何不再去游玩一番,正好听一下诸位的江湖趣事?!?br />
    一是本地人,熟悉这里的地形,有他带路,李浩三人也乐得不用再费神多问路人了。李浩与雪月儿轮流的将这一路的趣事解说出来,当然这称谓也用的是别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一听着他们述说,兴奋非常,羡慕的道:“这一路,真能见到这么多美妙的景观,听到那么多的趣事?还有,只用金银打造,能够打造出削铁如泥的利器?简直太妙了,闻所未闻??!今后,某能不能与你们同路?”

    一满脸期盼的看着三人,雪月儿与李浩苦笑的摇着头,李浩道:“兄,你不是还要应试赶考,入朝为官么?怎么忽然改了主意要和我们一起游玩了?”

    一道苦笑道:“这不是被你们说得意动了么?再说都考了数回了,还是不。暂时出外游玩一下,也是不错的?!?br />
    李浩摇了摇头,长叹了一口气,道:“兄,其实外面远没有你想像的那么简单,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。有可能一路都是平安无事,或许才路可能遭受无妄之灾。兄可是什么武艺都不会罢,如若被外面的强人打劫光了银两,如何能够回家?不瞒兄,咱们三人都还招惹了一些强贼,前途多忧?!?br />
    一茫然不知所措,道:“外面真有那么凶险?”

    “风险虽多,风景犹美,乐趣也不少?!毖┰露Φ?,“兄,只有最适合自己的事情,才是最快乐的。别想那么多,咱们还是先把这座峰头游完了,再下山共谋一醉?!?br />
    “也好,只是如今已经被你们勾得心痒难挠,却又如何能够放得下?”一摇了摇头,走在前面带着路。

    却说后来,一真在再一次应试失利之后,毅然出外云游去了,遍览名山大川,这却是后话。

    等到将这山头的风景都赏完,游玩尽兴了,一才带着三人下山,租了辆马车进城,继续他们共谋一醉的的约定。

    马车在一家气派的大酒楼前停了下来,李浩三人走下马车,看着这家装饰豪华的酒楼,再看到酒楼里面人来人往,点头赞叹不已。

    胡老头急忙向着里堂走了进去,肥肥的脑袋向着酒楼的桌位乱扫着,却哪里还有空余的,旁边还有一大群人站在那等着呢。

    胡老头苦笑的对一道:“小兄弟,你说的这地方好是好,只怕得等几个时辰,才有空余的桌位。这看着别人狂吞猛吃,自己却不能吃的滋味,只怕不大好受?!?br />
    雪月儿道:“什么不大好受,简直难受的要命!还不如不吃呢,咱们先去别的地方逛逛罢,再看看有什么好玩的?!?br />
    李浩点头道:“我也同意!”

    一连忙拦住了要转身而走的三人,笑道:“三位不用着急,小生自有办法,你们跟我来?!?br />
    李浩三人狐疑的跟在一的后面,直接穿过酒楼的后堂厨房,走到后院去了。李浩怪的问道:“兄,这里是你朋友的酒楼,还是你自家的?”

    一转头笑道:“古兄弟果然聪明,一猜。不错,这里正是小生的家?!?br />
    雪月儿羡慕的道:“哇,那兄不是很有口福了,又为何还要愁眉苦脸的去考甚么功名,还不如做这酒楼掌柜的罢?!?br />
    胡老头这时一把拉过一,问道:“喂,你小子有没有学到这回味名菜的做法?如果学会了,我还可以考虑要不要带你一起去外面游山玩水?!?br />
    一道:“说来惭愧,小生并不会这烹调之艺。我爹娘一向不许我碰这锅瓢,只是催小生苦作功课,多结交一些友,却不许我与江湖人来往?!?br />
    李浩笑道:“兄如今却是正与三名江湖人来往,不怕令严责怪?”

    这时,众人已经走到了后院的雅致厅堂里,四处挂的,都是些诗画字墨。里堂走出来一位年女子,满脸笑容的问道:“一儿,是不是又在外面遇到了谈得来的人朋友,不请他们在酒楼聚会,却带到家来了?!?br />
    一脸色微红道:“这位确实是几位谈得来的朋友,娘,前面酒楼人太多了,您能不能亲自下厨,给我这几位朋友炒几盆精致的小菜?”

    他娘笑着道:“我不是午才做了几式小菜,让你带了去会友吗?怎么这会儿又来算计你娘了?”

    胡老头喜形于色,想不到午吃的那些菜是这位女子做的,却不大好催促,因为他可是冒牌的人,自然不好说话,自有一去应付。

    李浩替他答道:“是这样的,我们大家吃了阿姨做的菜之后,兴致很高,又去山顶游玩了一遍,所以回来肚子饿了?!?br />
    一娘点了点头,“原来是爬山去了,那怪不得了。那好,一,你陪这几位朋友在这坐一会,我这去给你们做一些菜点,包你们吃得过瘾!”

    一道:“娘,可要做得多一点啊,我这位朋友饭量可大了,少了可不行,会把你儿子饿死的?!?br />
    他娘扫了胡老头滚圆的肚皮,笑道:“说得也是,我这去多做一点。想必你这位朋友爱吃肥肉吧,我也做一点?!?br />
    胡老头大喜道:“正是,要不这肚子怎么鼓得起来?”

    四人等他娘走去了后堂烧菜,一先端了一些糕点解解馋,又开始了听李浩他们述说江湖的有趣事件。

    很快,有丫头端着菜点桌了,有主人在家,胡老头他们也不好太过放肆了,只好继续讲着故事。

    一张大桌子,很快摆满了菜,热气腾腾的,依然是色香味俱全,这一娘烧菜还真是不错。最后一盆菜被他娘亲自端了出来,笑问道:“一,与朋友谈什么呢?聊得这么开心。你们怎么还不动筷子呢?”

    雪月儿笑道:“阿姨没来,我们哪敢动手?!?br />
    “江湖的有趣事情?!币幌胍裁幌胝趴诨卮鸬?,后来醒悟过来,吐了吐舌头,心虚的看着他娘。

    “哦,不用客气,随便吃吧。江湖有趣的事情么?前些日子听你爹说,雪家镇一个叫雪什么的,在张榜悬赏通缉一个年仅十来岁的小银贼,太好笑了,这才十岁,怎么能够当银贼?把我笑死了?!?br />
    一道:“哦,还有这事?我怎么没听过?”

    雪月儿与李浩面面相觑,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,一会又装作没有任何事情,李浩更是问道:“是,哪会有那么小的银贼?听别人说什么银贼的,都些大胡子什么的大男人,哪有小孩是当银贼的?!?br />
    雪月儿却是偷笑,仍然觉得不大好意思。

    一娘问道:“我也觉得不大可能,说不定那家伙偷了他家什么东西却是有的。对了,你们刚刚在谈论一些什么有趣的事情?”

    一笑道:“他们说黑铁山一个无发无须的老头,叫作器狂,能够用金银打造出削铁如泥的宝刀,还说别人拿着一大堆的金银山去求他,他还不大愿意为他们打造?!?br />
    一他娘惊讶的道:“用金银去打造武器,疯了么,还能够制造出削铁如泥的宝刀?怎么可能,不会是骗人金银的吧!”

    李浩笑道:“阿姨,你这可说错了。那器狂还真有这功夫,你若只拿金银去求他打造武器,他还不乐意呢,说不定还会把你撵下山来?!?br />
    一娘仍然摇头道:“我不相信,这事和那十岁的小银贼一般,太假了,这江湖的事情,果然是不能当真的?!?br />
    雪月儿笑道:“阿姨说得有道理,这些事情只能拿来权当一笑,笑过之后,何必再去管他是真是假,只要听得开心好了!”

    一娘道:“这位小兄弟说得有道理,是只能拿来笑一下?;故怯眯牡亩潦楸镜闹?,才是实际,一儿这话听来笑笑也罢了,切莫当真!”

    一老实的点了点头,道:“是,娘!”

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